女子监狱的男狱警_第263章 令人愤怒的事实

  • 女子监狱的男狱警_第263章 令人愤怒的事实已关闭评论
  • A+
所属分类:群j&都市

女子监狱的男狱警_第263章 令人愤怒的事实看到我这个表情,兰教还有点半信半疑,但是秦科长却已经完全相信了!

看来还是秦科长比较了解我,这种事情上,我一般不会开玩笑。

“你到底怎么弄啊?”兰教说。

“你们忘了监狱报上的文章了么?”我笑着说:“每次监狱报上,发表文章的犯人每人奖励十分啊,你们真的不记得了?”

兰教一脸失望的说:“你说的那个啊,咱们监狱已经好久没有份额了,这几年教育工作做的实在太差,监狱局都已经忽略咱们...”

她说道这里忽然闭上了嘴,讪讪的看了一眼俏脸微红的秦科长说:“呵呵,念真...我不是针对你啊...”

“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,你们忘了?咱们这次教育大比武可是拿了第一名!”

兰教和秦念真都反应了过来,她们两人一拍大腿:“对啊!我们怎么把这事儿忘了!”

“得亏你提醒,要不然因为这个耽误了田桂芝回家的话,那过错就大了!”兰教兴奋的说。

我微笑着看向两人,她们忘记了这点,其实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人的惯性思维是很厉害的,这两年安水女监的教育科一直都是小透明,所以大家也就习惯了教育科拿不到份额的事实,久而久之,也就没人投稿了。

本来如果我上个月在刚拿到第一名的时候,找上几个人投稿的话,可能就将大家的固定思维矫正过来了,但那时我正在帮秦澜弄广告的事情,所以也没来得及弄,大家这才以为,现在的教育科跟以前没什么区别。

但事实上,现在的安水女监教育科,跟以前完全是天壤之别!

“如果现在去投稿的话,时间还来得及么?”兰教出声问。

秦科长想了想,也皱起了眉,她说:“可能...够呛了吧,这期的监狱报马上就要出了,现在投稿肯定来不及,而要是下个月的话...就错过了减刑的时间了。”

“除非现在马上跟监狱局联系,直接把稿子发给他们,可是...这也不可能啊,监狱局那些人向来都是大爷,他们怎么可能理会咱们...”兰教无奈的说。

我微笑了起来,徐处那张苦逼兮兮的脸又一次出现在我的脑海中,我轻声说:“其实...也没什么不可能的,只要在监狱报正式发行之前,把稿子交上去,应该就可以...”

秦科长和兰教讶异的看着我,她们看着我笃定的笑容,眼神闪烁,若有所思。

“好了,事不宜迟,赶紧去管田桂芝要稿子吧...她能不能写的出来,要是不行的话,我可以找人给她代笔。”我看着秦科长说。

因为我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父母,所以对于田桂芝这种一新牵挂儿子的母亲,我心中也十分同情。

秦科长笑了笑,说:“不用,田桂芝的文笔不错,写个稿子不在话下。”

“对啊,这个田桂芝很有才的,当时帮秦科长弄台账的时候,所有台账弄的都井井有条,连监狱长见了都夸...听说,她还是八十年代那会儿的大学生呢!”兰教在一旁笑着补充。天津一汽幸福使者

我顿时心中生出一丝疑惑,她们刚才说田桂芝走投无路为了儿子去偷东西,我以为她应该是没有什么文化那种,可没想到她竟然是八十年代的大学生...

那会儿的大学生是什么概念?

估计比现在的博士都金贵!而且那会儿还是包分配,大学生都是特别宝贵的财富,只要是自己不出什么问题,基本上都提拔起来了...这田桂芝竟然混到去偷东西了...这里面发生了什么事...

心中疑惑,我立刻出言问询:“田桂芝...她是怎么回事啊?”

秦科长叹了口气,天下被网罗 说:“这个田桂芝,还真是挺可怜的...是这样的,她以前在...”

我认真听着秦科长的叙述,随着她感慨的陈述,田桂芝那悲惨的人生画卷渐渐在我面前铺开...

田桂芝是龙江省哈市人,以前是国企的员工,还是个小领导,可是因为她们那家国企的效益一直很差,连工资都发不出来,所以她们的生活一直非常拮据。

上天有时候是很残忍的,可能当你山穷水尽的时候,他还会让你雪上加霜。

就在这时候,田桂芝的丈夫和儿子又相继病倒了...

为了给他们看病,这个小家庭最后一点积蓄也被掏空了,而且还背负了不菲的外债。

单位的效益不行,医保能报销的钱也很有限...

这会儿,他们的单位突然改制。他们一家都非常高兴,因为这会儿最起码可以拿到一笔安置费用,这笔钱可以用于丈夫与儿子的治疗费,这样就能保住他们的命了...

可是没想到,他们的安置费竟然出了问题!原本说好一大笔安置费,到了最后少的可怜!就连维持生活都不够,更别说是去看病了!

最后,他们实在拿不出钱来,丈夫为了保住儿子的命,直接给自己停了药。停药没多久,他丈夫就死了...

虽然情绪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,但是为了她儿子,她还是坚持了下来。后来,为了儿子的医疗费,走投无路的她选择了出去偷!

一辈子都没干过这种事情的她,哪里能偷的到钱...在偷窃第一家的时候,就被人家当场给抓住了,因为盗窃金额不多,而且又有特殊原因,最后只判了三年。

听完了秦科长的话,我的眉头却一点点的皱了起来。

龙江省哈市...这事情听起来怎么这么熟悉呢?

两年前...国企改制...安置费减少...

我眉头皱了皱,六盒彩开奖记录 问:“这个田桂芝,以前的单位是不是叫原种场?”

“对啊!”秦科长疑惑的问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我忽地叹了口气,语气中带着一丝愤怒的说:“你知不知道她们为什么拿到的安置费那么少?”秒记女子监狱的男狱警免费阅读网址,女子监狱的男狱警张帆全文免费阅读

图片源于网络 本文来源:半月谈 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。
女子监狱的男狱警_第263章 令人愤怒的事实